对话长江存储CEO杨士宁:“零感染、不停产”背后的坚守与责任

来源:内容由公众号半导体行业观察(ID:icbank)原创,作者:李寿鹏,谢谢!

自1月23日武汉宣布封城以来,位于疫情中心的长江存储成为海内外从业者的目光焦点。作为3D NAND Flash行业的新秀,紫光集团旗下长江存储自2016年成立以来就受到全行业的广泛关注。过去几年里,公司交出了不俗答卷,短短3年内实现了国产3D NAND存储器技术和产能从无到有的双突破。如今,长江存储产能规模稳步增加,我们也不禁感慨这一路走来的跌宕与不易。

当下,随着存储技术的跃迁换代、NAND Flash迈入价格下行周期、国际贸易关系多变、市场需求渐增,这本来是正在攻关新技术的长江存储的新机遇,但疫情“黑天鹅”的出现让大家对这个存储“新人”能否经受得住疫情考验,也有了不同的猜想。

时值今日武汉正式解封之际,半导体行业观察记者很荣幸采访到了长江存储CEO杨士宁(Simon)先生,听他讲述了长江存储过去七十天的“抗疫”历程和对未来的展望。

“零感染、不停产”背后的坚守

据半导体行业观察获悉,抗疫七十天以来,长江存储在确保不停产、供应链不间断的同时,在疫情的“风暴中心”武汉市,厂区做到了零感染。按照杨士宁的说法,长江存储之所以能达成这个目标,主要在四个方面:

首先,长江存储在疫情尚未爆发之初,就做好了较为充分的应急预案,这也是公司之后能够做到厂区“零感染、不停产”的首要前提。

其次,这与晶圆厂本身的运营模式有密切关系。晶圆厂的一大特性是封闭式管理,且员工在进入车间的时候,都要穿上密闭性特别好的防尘服,这其实也是有助于隔绝病毒的一道有效屏障。

身着无尘服的长江存储员工

再者,长江存储建厂之初,就提早布局了智能制造体系,引进了大数据智能制造管理系统,协助实现高度的生产智能化。相关资料显示,长江存储目前量产产线已能做到24小时x365天无休的100%全自动智能化生产和熄灯生产,总体智能化水平走在国际前列。这是公司在疫情期间不停产的另一个前提。

杨士宁告诉记者,面对疫情,公司坚决把员工的生命安全和社区环境安全放在第一位; 相信科学,明确规则,彻底执行。而在总体方针上则做到“战略上藐视敌人,战术上重视敌人”。

他进一步指出,在疫情萌芽之际,长江存储就确定了”零感染、不停产”的总体目标,成立了“紧急状态前线指挥部”,制定了详尽明确的“在岗员工防疫行为标准” (SOP)。其中包括返岗所需的隔离观察,核酸监测,日常体温检测,口罩佩戴,用餐规范,办公规范,洗手规范等,并严格落实。

在封城之后,面对人力、交通、物资调配等诸多难题,长江存储管理团队与公司供应链管理团队、行政、HR及工会群策群力、将困难一一化解。

物流方面,自封城之日起,长江存储副董事长杨道虹担任起物流保障总指挥,供应链管理部高层领导也亲自参与调度,通过与湖北及各地防疫指挥部、合作伙伴的紧密协作、高效配合,先后开通了上海——武汉货运班车,采用司机身着全套防护服,在湖北境内不下车不离开驾驶室等严密的防控措施,在满足抗疫防护要求、确保司机健康安全的情况下,保障物流生命线畅通;同时在湖北周边设立中转点,采用换车或者换车头“接力方式”,在最困难的时候保证了长江存储必要物资的供应,有力地支持了公司的研发和生产。

据杨士宁介绍,疫情期间,长江存储在行政后勤保障、人文关怀、员工活动和培训管理等方面也投入了巨大的精力与支持,以保障员工在疫情期间的膳食供应、解决员工可能碰到的心理问题和生活问题。培训方面,公司针对中层员工推出一系列“云培训”课程,帮助员工在疫情期间开展知识和技能学习,实现自我提升。“整个培训项目取得了良好的预期效果”,杨士宁强调。

最后,值得强调的是全体员工在疫情期间的奉献精神,这是公司实现不停产的重要支柱。“我们以有限人力,维持一个适当的营运与产出,是最合理的,也是对社会最负责任的做法”,杨士宁指出。在这种前所未有的考验下,春节期间原定值守员工,以及因为封城被滞留在武汉的员工都做出了莫大的奉献和付出,这才有了公司过去七十天的正常运行。

“疫情期间,长江存储陆续收到来自集团、大基金、合作伙伴及产业链上下游多方的帮助与鼓励,这些都激励着驻守在武汉的长存人摈弃一切杂念,全力投入防疫、生产和研发当中”,杨士宁谈到。

未来,任重道远

在问到关于长江存储的产能利用率的情况,杨士宁表示,现在公司当前产能利用率已经达到100%,公司也已经实现全面复工。但他也进一步指出,武汉封城解除后,长江存储对疫情仍然不能放松戒备,该有的SOP和健康检查一样会持续。

而在人才招聘方面,除武汉总部和生产基地外,公司在北京、上海及其他地区的招聘也从未停止,其中上海子公司已成为除总部外最大的子公司,拥有芯片设计、研发,市场、销售、后段(back-end),应用工程(AE)等完善职能,与合作伙伴一直保持紧密的配合。而长江存储员工也已经突破5000人,其中研发人员约占一半。

我们相信此次疫情带来的挑战与困难,只是长江存储发展道路上的一个小插曲。纵观全球NAND Flash行业发展历程,从日本东芝发明NAND Flash,到后来韩国三星和SK海力士大举出击,成功拿下了近半的市场份额;到现在,随着国内终端设备的发展,内需不断的增加,我国已成为NAND Flash需求大国,占全球NAND Flash产值的35%。面对当下不断增长的全球市场,长江存储的发展正当时。

但我们也应该清楚认识到,国外领先企业在这个领域拥有巨大的优势,长江存储要崛起,就必须在一些核心技术做攻坚,然后实现规模化量产。

来源:中国闪存市场ChinaFlashMarket

资料显示,2018年,长江存储量产了国内首颗32层3D NAND Flash。同样在这一年,长江存储发布了新型的3D NAND架构Xtacking。据介绍,这项创新的架构能使3D NAND能拥有更快的I/O接口速度、高的存储密度和更短的生产周期。基于此架构,长江存储更是在2019年9月宣布量产 64 层的 256 Gb TLC 3D NAND 芯片。虽然在层数上,长江存储的产品与当时全球主流厂商的NAND Flash层数(96层)仍有差距。但长江存储市场与销售资深副总裁龚翔在今年年初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长江存储在64层闪存上的存储密度是全球第一的,和友商96层闪存相比差距也在10%之内。

然而正如文章开头所说,现在领先厂商正在往更前沿的技术深水区迈进。以韩国闪存双雄为例,三星在2016年就量产了64层3D NAND Flash,去年六月更是推出了128层的产品;SK海力士则计划在今年量产176层的3D NAND Flash。这两者更是为5年内达到500层或更多层的堆栈进行先导研究。

对于成立仅四年的长江存储来说,所面临的竞争压力是显而易见的。为了加快追赶市场的步伐,长江存储直接投入128层3D NAND Flash的研发。受疫情影响,行业内部分公司已宣布延迟新产品的发布,长江存储的研发进度无可避免地受到波及,但我们有理由期待长江存储能够按计划在今年推出128层3D NAND Flash,进一步缩小与业界领先水平的差距。

杨士宁表示:“接下来,我们核心挑战与目标是:追赶进度,扩产建设,尽快达100%满产。在这个特殊时期,更加需要全产业链的配合和理解”。

让我们期待中国存储“芯”春天的到来。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